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夫妻    

爱 就 是 教 育

时间:2016/7/3 22:30:4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爱 就 是 教 育 2011-5-8 0:12:58 来源:中华经典网 编辑:刘世泽 我要评论 这是一个童年的记忆。 我是母亲最小的女儿,通常一个家庭的老幺都是很受父母疼爱的,她出门总带着我。村里的大...

爱 就 是 教 育 2011-5-8 0:12:58 来源:中华经典网 编辑:刘世泽 我要评论 这是一个童年的记忆。 我是母亲最小的女儿,通常一个家庭的老幺都是很受父母疼爱的,她出门总带着我。村里的大伯大婶都说母亲很惯着我,说我这个小嫩秧子不知啥时候才会懂事。 有一次,母亲去外婆家,外婆家太远,她没有带我,但回来时就给我们带回来两个糖饼。那时候,农村的孩子根本没有什么零食,外婆家的糖饼是稀罕物。我和小姐姐高兴得举着糖饼直蹦。正在这时,门外传来喧闹声,好多孩子在喊:「叫花子来了!叫花子来了!」我和母亲同时看见门外站着一个老人,衣着很脏,手里拄者一根棍子。一些男孩子还往他身上扔小泥巴、小石头瓦片什么的。母亲转身回到屋里,走到橱柜边,打开门。我知道她要找什么,也知道她什么也不会找到,因为,我们早把东西吃光了。她站起来,回身看看我,我用乞求的眼神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的脸色,我知道她要干什么。果然,她从我手里拿过糖饼,一句话不说,出去给了那个老人。我看见那老人双手作揖,蹒跚着离去,身后仍然跟着一群孩子。 晚上我赌气不吃饭,母亲把碗端到我跟前,我转过身不理她,眼里还噙着自认为委屈的泪花。母亲把碗往桌上一顿,我吓了一跳。 到了半夜,我肚子饿得咕咕叫,偷偷爬起来找东西吃,正当我狼吞虎咽地往嘴里扒冷饭的时候,忽然听到背后有呼吸声。凭直觉我知道是母亲,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,脖子觉得很僵硬。 母亲把我拉到身边,问我:「饿了?」我点点头。 「白天的那位老人家饿不饿?」我无言以答。 「老人家不仅仅是饿,而且是饿了很久。那两个糖饼对你们而言,可能只是解馋,而对那位老人,却是解饿,或者救命!」听母亲如此说,我惊讶地睁大眼睛。 母亲继续问我:「是你们解馋重要,还是救人家一命重要?」 「救命重要。」我低低地回答。 此后,我不仅积极地帮母亲周济村中贫苦乡邻,热切地期待把自己碗中的饭菜分拨一些给偶尔路过的乞丐,而且,我再也不爱吃零食。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她的确终其一生都在为子女奉献着无尽的爱,但她的爱,却包含着最朴实的做人的教育。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之家申请 | 之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  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  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:13691456693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