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茄子app

0 Comments

再度走到300米的位置上,丁蒙闭上了眼睛,缓缓的伸出了左手,把神光护腕亮了出来。

这么做也是有深意的,因为他的修炼是靠念力视野来引导四周的能量,但现在念力视野根本不敢开,而神光武器则可以自动吸收真元红晶的能量,再导入心脏部位的熔炼空间。

第二个原点的自传果然被压制住了,丁蒙大喜过望,迈开脚步继续前进。

可惜好景不长,等他走到了600米的位置上,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,第二个原点虽然一直被压制,但是第一个原点却是旋转得越来越快,导致体内的源能和血液流转得空前的疯狂,即便是在雨林星上接受鼠王守护的神光能源时,原点都没这么夸张过。

不能再走了!丁蒙迅速作出了判断,现在他的身体非常的烫,左腕更是烫意惊人,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可是在极炎星经过了几十万度源力火焰的淬炼,即便不运转源能,也经得住高温烧烤,可现在自己居然有点顶不住,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。

我还是把这个大桥想得太简单了,丁蒙索性坐了下来,大脑在急速思考解决的办法。

假如小坏在身边,她会建议怎么做呢?如果放开了第二个原点,使用更强的神光精源来压制第三个原点,这种方法可行吗?

管他的,再试一试!

他每次觉得自己是在大胆尝试,实际上都是昏招,熔炼空间一导出更大的体量,第一个最直观的反应就是神光护腕被彻底激活了,居然都产生了一个白色的镀层,手臂上灌注进来的能量他根本就吃不消。

丁蒙也是本能的停止吸收,但威压而来的气息直接在他面前形成了实态化的白亮能源光瞳。

“轰隆”一声惊天巨响,光瞳四分五裂直接爆炸。

丁蒙当场就被炸飞,眼前顿时一黑,意识短暂的空白了。

甜美少女图书馆写真浓浓书卷气息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等他睁眼一看,这次还算幸运,既没被炸下桥,也没撞中后面的海绵,而是被炸回了距离桥头140米处的位置,虽说他身体素质一向够硬,是个打不死的小强,但这一炸也是炸得他心有余悸,被炸退了400多米,要知道自己的前两个原点可是运转着的啊,居然都被炸飞了这么远,换个人来试试?战将级之下的估计是灰飞烟灭了。

再抬头一看,艾森黛尔已经移动到了接近300米的位置,梁奕停留在190米处,两个人均未受到爆炸的影响,不过从距离上来说也能体现三人之间的差距,这是最直观最一目了然的体现。

这尼玛的大桥真的是跟鬼桥一样,自己和艾森黛尔如此之强的实力,居然在桥上寸步难移,这要是说出去谁敢信?

现在又该怎么办呢?丁蒙只觉得头疼,小坏小爱在身边就好了,她们肯定知道破解的方法。

其实自从遇上小坏成为源能者之后,他的修炼之路虽然曲折离奇,但是说得好听点那叫有《钻石星辰诀》此等外星功法的支持,要是说得不好听点,那就是开挂。

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有小坏小爱这两个作弊器,现在作弊器没有了,他就跟普通源能者一样,碰到问题要自己研究、自己想办法、反复的尝试、反复的碰壁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源能老怪修炼到战君战圣的级别,已是一两百岁甚至是大几百岁的高龄。

因为他们的修炼之路,多数时候都是在想法解决问题,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些新的棘手问题,不像战尊战师那样,那些人有前辈的经验可以指导。

很明显丁蒙这方面不怎么样,但他的优点就是忍耐力强,肯坚持下去,所以钢铁直男的思路那是一根筋的拧到底我之所以被炸飞,其实不是因为真元红晶的能量太强,因为这些气息形成的威压,都被超级水晶稀释了很多,可能连真元红晶的千分之一都没有,结果还是被炸了,究其原因是第二个点放开的时候,忽然涌进来的大股能量身体承受不住,说白了就是前两个点还不够强大,容纳不了这些能量。

那如果我继续加强构筑前两个点呢?是不是就可以承受了?

此刻若是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估计会被吓傻你妹的你都是高级战圣了,你居然还想着淬炼最基础的原点,还要给其他源能者一条活路走不?

想就要敢,敢就要上,丁蒙再度移动到了600米的位置上,这次迅速盘腿坐下,忍受着体内源能血液加速流转的难受感,小心翼翼的运转了微量的念力,所幸的是这点念力并未激起真元红晶更大的反噬风暴。

既然没有惊动超级水晶,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,丁蒙火速进入意识空间,把视野集中在了心脏深处的第一个原点上。

这情形仿佛时光倒流,回到了当初那光怪陆离的死寂星沙漠上,顶着高温开始重新构筑原点,当然如今他已经用不着去观察原点内部的精密构造了,那些图形、图案、几何体、立方体、多面体、无序体以及大小、长度、角度、比例、位置等等,他早就烂熟于心,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一笔一划的快速重铸。

当初他花了8个小时成功构筑出第一个原点,在小坏看来那是惊人速度了,但现在这个速度可以用神仙速度来形容——每一秒钟构筑8次,每构筑一次他就感觉体内的血液流通速度稍微慢了那么一丝,约莫构筑了5万多次之后他仍然觉得没有得到根本程度上的缓解,继续这样下去也顶不住太长时间,又是要被炸飞的节奏了。

丁蒙索性开始构筑第二个原点,两点之间有源力线连接,同时构筑两个点,少说又构筑了十多万次,体内的血液流通速度终于正常了,神光护腕涌进来的能量可以容纳了,那些恶心窒息的难受感也消失了,身体重新变得轻盈起来。

这个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,前两个原点已经发生了形态上的变化,赫然是两颗钻石形状的原点嵌在心脏中,难道这才是《钻石星辰诀》真正的形态吗?

他一直急着修炼,念力视野也感知不到外界,他殊不知此刻的大桥上,艾森黛尔在300米的位置不停被震飞,梁奕则是不停在昏迷,但这两个女人也受了刺激,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继续修炼,因为她们已经看到了,丁蒙还在前进,距离她们越来越远,显然是丁蒙找到了窍门。

但她们永远都想不到,丁蒙是在短时间内实力得以超级提升,用的居然是傻瓜式方法。

丁蒙再度前进,这次他不敢太快的迈动步子,天晓得真源红晶什么时候又要给你来一轮新的能量反噬,所以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走到1000米的未知果然就出了状况,现在能量反噬没有增强,可是四周的场景却在扭曲幻化,部变成了妖异的波纹,就算闭着眼睛都能看见这些波纹,犹如念力弦一样。

忽然间大脑一阵刺痛,犹如千万根烧红的钢钉刺入了脑髓,那种疼痛简直无法形容,丁蒙痛得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疼痛中那些波纹产生了变化,四周场景又变了,丁蒙吃惊的睁大了眼睛,他发现这地方竟然是大盛王国的凌仙门山下,辽阔的大江边一对依偎着的情侣正在欣赏这美好的春色。

丁蒙失声道“禹先生?”

江边的男子听到声音后立即转身,此人仪表堂堂、风采依旧,赫然就是禹兴扬,而跟他把臂站立着的女子亭亭玉立、风姿卓绝,这正是龙瑶。

一看见丁蒙,禹兴扬就露出了温和的微笑“丁蒙小友,你终于回来了,我在这里等了你十七年的时光。”

丁蒙顿时怔住“你……”

禹兴扬笑道“这不是幻境,这是圣灵将你传了回来,因为你是天选之人,所以我们都在等你!”

丁蒙万万不敢相信这场景是真的,但禹兴扬的音貌笑容真的令他印象深刻。

丁蒙试探着道“禹先生,当年你不是和白平海他们同归于尽了吗?”

禹兴扬大笑道“我也以为自己死了,谁知门主后来下山用仙法将我复原,瑶瑶本也战死沙场,但同样被救活。”

龙瑶还是蒙着面纱的,她微微向丁蒙低头颔首。

丁蒙忍着剧痛放出了一个念力微点,他惊骇的发现这一切好像是真的,感知把这两人查探得一清二楚,禹兴扬二人就是高级战将,龙瑶腰间别着的凌仙刀当真是不明材质的利器。

禹兴扬走了过来“丁蒙,是不是觉得有点头痛?”

丁蒙骇然道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禹兴扬笑道“我之前也有过这种经历,误入圣灵内部之后就是这样,我可以将你这种痛苦解除。”

说完他朝丁蒙一伸手,一股柔和气息隔空传来,丁蒙立即感到刺痛感降了一大半下去,他实在是忍不住道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禹兴扬笑道“我们接到了圣灵的旨意,在这里等你回来,然后再一起回去。”

“回去?”丁蒙皱起了眉头,“回哪里去?”